在线客服
尊敬的用户你好: 欢迎访开福区生态休闲观光农业协会官网!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动态

长沙1760多家休闲农庄 大部分亟待升级转型

发布日期:2015-12-24

长沙休闲农庄依然有着巨大市场,洗牌之后必将迎来新一轮“暴涨”。
 
  “今年是长沙休闲农庄的洗牌年。”甫一见面,长沙市乡村旅游发展促进会秘书长刘大爱就对记者说。
    长沙休闲农庄,原来大众通俗地喊“农家乐”。短短十年时间,长沙现有大大小小1760多家休闲农庄,其中有像千龙湖、百果园、金太阳、海天山庄、大明山庄这样的大型农庄,更多的是以一家一品为主的家庭式小型农庄。
    在巨大的市场需求推动下,长沙近郊农庄休闲一直受市民推崇。但近年来,由于同质化竞争加剧等原因,休闲农庄产业发展也面临一些问题。
    只有10%的休闲农庄赚钱
    据调查分析,长沙1760多家证照齐全的农庄,其中有五星农庄45家,在看似火热的经营表象下,总的来说大致有80%是亏损的,另外10%略有盈余,只有10%赚钱,这一结果还是多少有一点令人吃惊。
    造成长沙大部分休闲农庄不赚钱的原因是什么?刘大爱表示,首先是因为长沙乡村旅游企业的准入门槛相当低,同质化的无序竞争比较严重。可以这么计算,在长沙1.18万平方公里土地上,每7平方公里就有一家休闲农庄,这就造成产能严重过剩,产生了恶性竞争。
    比如说农庄钓鱼项目,有的农庄为了吸引人气,“20元包竿”、“50元包接送”。这样的农庄一日游,那就是做一单亏一单。用365天的经营成本来做不到100天的生意,很多休闲农庄的经营压力可想而知。
    刘大爱说,长沙80%以上的休闲农庄基本上还维持着钓鱼、打牌、吃土菜“老三篇”的经营模式。由于经营创意力度的不足,未融入新的体验经济的刺激元素,导致游客对大部分休闲农庄失去新鲜感。
    经营成本偏高,利润偏薄
    当下的休闲农庄经营,其实普遍是一个利润不高的行业,刘大爱扳着指头,历数其经营成本偏高的问题所在。
    第一是农庄用地的问题。每个农庄租用当地农民的农业用地,按政策不能改变土地性质。所有的建筑物都是临时建筑,这样的话,资金链一旦出现问题,正常的融资基本没有,就只能找民间融资,提高了农庄经营的财务成本。其次是土地租赁的问题,租赁到期,地租会水涨船高,也会提高经营成本,有时造成难以协调的局面。第三是水电成本,占营业收入的9%至13%之间。第四是人员工资,占营业收入的25%至30%。这样算下来,休闲农庄的房租、水电、用工样样都在一个较高的水平,利润自然也就薄了。
    只有创意转型,才能玩得转。
    刘大爱说,2014年以来,长沙休闲农庄市场发生很大变化,一是公款消费大幅减少,二是政府对休闲农业的政策补贴也更加有序,这使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的农庄企业进一步面临窘境。据介绍,长沙投资在500万元以上、5000万元以下的休闲农庄企业,今年已经关停并转了约20家,去年遭遇这种情况的只有8家。
    确实,钓鱼、打牌、吃饭“老三篇”已经念不灵了。刘大爱给记者讲起他了解到的一个做西红柿主题的台湾休闲农场,那个农场把全世界的西红柿品种都搜罗全了,游客可以在那里体验采摘、品尝甚至种植西红柿,享受不一样的自然风情和劳动喜悦。一个小小的西红柿,成就一个红火的农场。
    长沙休闲农庄的产业出路在哪里?刘大爱认为,关键是要顺应潮流,找准定位,经营特色,创意转型。可喜的是目前长沙乡村旅游企业有一部分正在积极调结构、搞创新、找市场,这批企业将会越来越好。
    扫描
    百果园的“特色经”

    “春有草莓、樱桃, 夏有枇杷、苹果、葡萄、桃、李、 杨梅,秋有板栗、梨子、猕猴桃,冬有糖橙、蜜桔、脐橙。”长沙百果园总经理邓杰介绍,建于1998年的农庄占地1000亩,从国外引进电脑自控滴喷灌系统,是长沙第一座以赏花、尝果、品茶、垂钓为主题的农业观光休闲园。 作为我省首批“科普基地”之一,百果园每年接待游客约20万人以上。
    辰午山庄的“舍得经”
    雨花区跳马镇的辰午山庄董事长张国强深谙“舍得”之道。他的经营思路是,与其培养10个业务骨干,不如培养5个老板。3年前他就把餐饮、蔬菜、垂钓、猪场、鸡场、葡萄园承包给有上进心的上班员工,让员工变成老板。张国强只管三件事,统一财务,统一采购和统一经营,服务更好了,回头客更多了,营业收入稳定增长。
    新江生态园的“跑马经”
    长沙新江生态园的董事长史文学曾6次到台湾考察休闲农业,他说自己的农庄不追求大,追求的是特色,农庄有80%的纯生态覆盖,是一个以现代农业为基础,以乡村旅游为主导的农庄。在他的马场里有20多匹从香港引进的马匹,可以带领游人沿着游道走马农场,形成一种有新奇感的原生态体验。
    访谈
    让农民得实惠是做大之源

    ——专访千龙湖生态度假村董事长、长沙市乡村旅游发展促进会会长陈杏华
    自2005年开业至今,曾被评为全国十佳精品农庄的千龙湖生态旅游度假村,一直以其休闲旅游规模、功能、项目集大成的姿态,稳坐湖南乡村旅游的头把交椅。但千龙湖的当家人陈杏华面对记者时,谈得最多的却是他对湖南休闲农业的忧思。
    “在千龙湖休闲农庄,我们已经投了4.5个亿,还准备在第二个10年投10个亿,坚持做全省第一、全国一流的度假村。目前农庄开发经营面积6000多亩,很快要达到12000亩。”陈杏华表示。
    做休闲农业的关键是要让乡亲们得实惠, “我的一个原则就是不能亏农民,不和农民争利益,所以千龙湖经营11年来从来没有人来‘吵棚’。”陈杏华道出了自己最首要的经营诀窍。“录用的员工本地人占了80%,租用土地每年每亩付租金1100元,实际上800元也可以租。在度假村外围有几十家店面,受益于我们每年50万人的流量,每家店也都赚钱了。”
    “公司创办第一年,我提出来先拿出1500 万修路。”陈杏华说,第二个关键是要把农庄的基础设施先建设好。
    第三个关键就是重视产品。陈杏华说,要真正做好农业商品“内容”,让城市里的人来享受农业休闲。
    作为长沙市乡村旅游发展促进会会长,陈杏华积极奔走,对海内外农业休闲产业多方考察和研究。他说,台湾休闲农场有两个特点,非常值得我们研究学习,一是投资理念上的低投入,大陆休闲农庄首先花大钱在硬件上做“高大上”,而台湾的经营理念不是多花钱,而是在投资项目上把软件做强,把内容做精致,顺应自然,休闲农庄田园化。
    陈杏华说,他深切地感受到目前很多政策都在向农村倾斜,休闲农庄产业必然会有更大作为。
    观点
    长沙市乡村旅游发展促进会秘书长刘大爱:

    在休闲农业建设上,是大陆用力,台湾用情。但有一个基本点是共同的,那就是休闲农业要惠民富民,才能得到永续发展。大力发展休闲农庄经济,对国家提出的深化农村改革,加快培育家庭农场、培育新型农民等改革方向,会有极大的推动。
    台湾休闲农业发展协会秘书长游文宏:
    休闲农场要经营得好:最大的关键是经营者,人的素质非常重要。台湾农业发展最困难的是改变人的观念,改变之后就好做了。经过数十年的持续开发,休闲农场才成了领创意农业风尚之先的风水宝地。
    台湾品牌农业推广协会理事长张玉成:
    所谓天人合一,道法自然,和大地接上地气,这是品牌农业之路。那就要做有机农业,保护环境,不用农药和化肥,避免造成土地板结、地力衰退。只有生态环境好了,让游客肉眼看见这里的阳光、空气、水,还有那么多可爱的小生物,这是让他最感安全、最放心的。

相关热词搜索: